23书吧 > 外科医生的谍战生涯txt全集下载 > 外科医生的谍战生涯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285章 波折

  外科医生的谍战生涯正文卷第285章波折医务局的准确说法叫军医局,陆军省七大局,军医局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是辅助部门,看起来没有军务局这些直接指挥作战的部门来的权势显赫。
  但是论吃香的喝辣的,那医务局不输给任何一个部门。
  首先医生的外派人事权在手里,再其次医生的晋升机会捏在手里,还有军医学校,战时还管制各大医院,药房,药品采购等等。
  排除掉这些,单论获取战争情报的便利性,其实从军医的角度获取,周清和觉得这里一点都不输给参谋本部的资料室。
  战报会骗人,药品可不会。
  先去陆军省军务局的人事课报到,以周清和现在的级别,自然是人事课长亲自接待。
  一进门看见周清和,课长小林有代就眼睛一亮,笑着站了起来,甚至是快走两步主动迎了上来:“呦,藤田君来了,快请坐。”
  人不算熟,甚至小林有代除了见过藤田和清的简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
  但是隔壁的上一任军事课长是怎么被送走的,那他可太清楚了。
  而且履历更换还是他亲自办的。
  血淋淋的教训呐。
  “多谢小林课长。”周清和顺势坐下,自有侍者送上茶水。
  “请。”小林有代扬了扬手,笑道:“藤田君这次来陆军省任职,我昨天一收到消息,马上把事情通知下去了,眼下医务局应该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不管是不是人事方面,都可以来找我。”
  小林有代和善的示好。
  一个人事课长那权力其实是很大的,人事安排不一定能成事,但是一定能坏事,周清和也就接受了好意。
  “那就多谢了。”
  “不用客气,听说这些日子藤田君是在医院里?顺利么?”小林有代眨了眨眼暗示。
  天皇的病情是机密,有些事情有些传言,一个人事课长还是比较耳聪目明的存在。
  周清和举起茶杯微笑:“天皇万岁。”
  小林了然,高举茶杯:“天皇万岁!”
  对藤田和清的评分还得再加,小林有代心里有数。
  “走吧,我送你去医务局。”
  小林有代也很热情,一边给周清和介绍陆军省的大致架构,人员,然后说到医务局的大致事务,也是相当了解。
  “医务局局长是小泉九彦中将,当了五年局长了,深受军部信任,对化学方面的见解无人能比,唉,对了,小泉局长的学校也是东京帝国大学,你们是校友啊。”
  “是么?”周清和挑眉笑了笑。
  化学,在军部听到这个词,一般可不代表什么好东西,让人一耳朵就想起一支特殊部队。
  伪满细菌部队。
  五年局长,那也就是说细菌部队的成立到崛起,都是这家伙一手扶持的。
  应该不会错,周清和记得当年在上海审讯那几個细菌部队的臭虫的时候,他们这支部队还很弱小,毕竟还要靠细菌战来卖净水器维持生活。
  时间上算算这才过去几年,刚好就是这个小泉九彦的任期之中。
  “唉?你们局长不在么?”两人走到医务局,小林有代对着办公桌旁办公的文职发问。
  “是的,局长去开会了。”文职对人事课长还是认识的,马上起身躬身回答。
  “哦,行吧。”小林有代扭头对周清和笑说:“那就直接去办公室吧?到时候小泉局长要是回来,估计也会找你洽谈。”
  “好的。”周清和点头。
  小林有代微笑,随后板着脸对文职说:“带我们去医务课课长办公室,这是你们的新任课长藤田和清大佐。”
  文职看了眼周清和面色微变,“啊?.是.这个”答应是答应了,但是脚步没动。
  而他旁边的其他人也似乎颇为紧张的看了眼周清和,等发现小林有代和周清和的眼神都若有若无的扫过他们,马上又低头下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小林有代皱眉:“怎么了?你别告诉我办公室没收拾啊?我昨天晚上不是让人打电话过来通知你们了么?没通知?”
  “不是.”文职尴尬的笑笑,笑的有些难看,看了眼办公室的方向,低头不说话。
  小林有代眉头皱紧,面色沉了下去,“说话都不会说,伱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我马上调你去前线,反正那地方哑巴都行,很适合你。”
  人事课长的发怒还是很吓人的,文职战战兢兢,“有人。”
  “有人?谁啊?”小林有代都被说愣了,随即想到了什么,眼睛微眯:“神林课长还没搬走是吧?”
  文职马上点点头,笑的难看。
  小林有代这就懂了,嗤笑一声,笑的有些冷。
  看来有人不舍得走啊,也是,医务课是军医局第一课,课长的位置突然就没了,多不舍得。
  但也不看看拿位置的是谁,人都来了,僵着有用么?
  “走,藤田君,我带你去。”
  小林有代上前笑眯眯的敲开了办公室的门,办公室挺大,主位上坐着一个年约五十岁的瘦男人,板着张脸在看书。
  “神林课长,还在呢?”小林有代笑眯眯的打招呼。
  “小林课长。”神林浩看了眼小林有代,还不忘瞥了眼周清和,随后笑道:“找我有事?”
  明知故问是吧小林有代呵笑了声:“这位是藤田大佐,也是新任的医务课课长,我这不是带他来上任么?神林课长应该收到了消息吧?”
  “唔,收到了。”神林浩点头,“说是我不再担任医务课课长,改任医务局参事了。”
  “嗯,分工不同,神林君在军医局任职那么多年,对军医局的上上下下都很了解,军部也是希望你在不同的岗位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可以,没问题,我接受军部对我的一切任命安排。”神林浩态度好的很,还对周清和笑了笑:“藤田课长,以后就是同事了,欢迎你的到来。”
  “谢谢。”
  “既然如此,那神林君你是不是课长办公室,藤田课长需要办公。”小林有代保持风度的提醒。
  “嗷,这件事啊。”神林浩恍然大悟:“我主要在这间办公室习惯了,好多东西搬起来很麻烦。
  这样,旁边的办公室我让人收拾出来,劳驾藤田君在隔壁办公室办公,当然了,课长的匾额挂在我这里不合适,你派人摘走就行。”
  小林有代的笑容微微收敛,傻子都知道课长的办公室是课里最大的,最大的给你住了,小的给藤田和清住,你这是想干嘛?
  想说明医务课还是你最大?当无冕之王?
  小林有代压抑着脾气,笑道:“没事,东西多总是能搬完的,我多找点人来帮你搬。”
  “暂时恐怕不行。”
  神林浩哀叹一口气:“不瞒两位,我最近心脏出了点问题,去隔壁老感觉呼吸不畅,心脏受到挤压。
  这里窗户大些,阳光好些,我能舒服一点,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太好,但是希望藤田课长看在我身体的份上,委屈委屈,等过几天我身体好了,马上就搬走。”
  有些人还是真犟,小林有代面色微沉,这要是换别人他也就不管了,毕竟是老牌课长,上下关系都好,但谁让来的人是藤田和清呢。
  话说要是一般人,也不需要他亲自送上任。
  正要发点狠。
  就听到周清和严肃道:“心脏不舒服?心梗么?我擅长这方面的手术,神林君需要我帮忙看看么?”
  “啊,不用。”神林浩当然不会给周清和看了,只是皱眉苦涩道:“老毛病了,就是容易透不过气,没什么事,就不劳烦藤田课长了,只是希望你帮忙就好,容我几天。”
  这能容几天么?新官上任一天都不可能做小!
  小林有代嘴角抽搐,周清和点头认同:“病情重要,既然神林君不舒服,那我觉得还是以你的身体为重,办公室嘛,无所谓的。”
  “啊?”小林有代讶异的扭头看周清和,什么时候藤田和清这么好说话?这都能忍?
  神林浩倒是得逞的欢声笑了笑,快步上前伸出手:“那就太感谢藤田课长了,您放心,我马上让人帮你把隔壁收拾出来,我这只要身体稍微好点,立马就搬过去,来人。”
  “嗨。”
  “马上给新来的藤田课长收拾隔壁的办公室,要打扫的仔细!”
  “啊?嗨!”这种安排职员听的都惊讶。
  “唉,不用这么麻烦。”周清和笑着叫停职员:“我这个人没什么东西,也不摆放多余的东西,你这样,搬一张办公桌进来,我和神林君一起办公好了。”
  “啊?”职员听的又是一乍,就没听说过新老课长一起办公的。
  神林浩听的也是眉头一挑:“这怎么好的?那办公空间就太小了,来找藤田课长汇报的人也不方便,毕竟有些机密我不是课长了不方便听,藤田课长还是去隔壁好。”
  “没必要,搬张桌子进来。”周清和对职员下令。
  “嗨。”职员看了眼神林浩,见他没有反对意见,马上去搬桌子。
  “咳。”虽然藤田和清接受了这个方案,但是小林有代面色还是不好看,这代表他的工作没做到位,“藤田君,出来下。”
  周清和跟他出去。
  小林有代直言:“这件事我来处理,我会让他搬走的。”
  “不用。”周清和轻笑:“三天时间,他自己不滚蛋,我滚蛋。”
  “哦?”这话小林有代就好奇的笑了:“藤田君准备用什么办法?”
  明摆着神林浩要耍赖,这除非撕破脸,要不然神林浩厚脸皮耗着,小林有代都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能驱赶他走。
  “人的忍耐都是有极限的。”
  周清和卖了个关子,“小林君去忙吧,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搞不定再找你。”
  “那行.有需要随时找我。”
  “好。”
  周清和返身回去的时候,一张办公桌已经被搬进了办公室,当然由于神林浩本身的位置是主位,周清和办公桌的位置就很边边角角。
  “藤田课长,实在是委屈你了,要不你坐我这里?”神林浩看不下去,一副好人脸。
  “不用,神林君忙你自己的就行,我去车里拿下东西。”
  “请便。”
  周清和出去打了个电话,并把车里的箱子拿进了办公室。
  一进门,就看见有人在向神林浩汇报,看见了他这个新任课长礼貌的点点头,然后继续向神林浩汇报。
  神林浩当然虚伪的说让小的再汇报一遍,让周清和一起听听。
  周清和不置可否,随后从档案柜上拿起一份档案翻看,打发时间。
  时间一点点过去,陆续有人进门请示,汇报,有直接找神林浩汇报,并且神林浩无视周清和,直接下处理意见。
  也有看着办公室里的两人迟疑不定的,然后被神林浩不轻不重的呵斥一句,然后也只能继续汇报。
  毕竟,怎么看,这医务课的主人好像都没变。
  周清和一点表情都没有,安安静静的自己看书。
  午饭时间到,愉快的一个懒腰之后,神林浩邀请周清和一起去食堂吃饭。
  “藤田君,一起去吃饭,刚好我给你介绍下医务局的人和事。”
  “你去吧,我不饿。”周清和微笑。
  “那好吧。”神林浩还有些遗憾的表情,转头笑着出门。
  周清和努了下嘴,继续看档案。
  随着办公室的人都去吃饭,办公室外变的安静,稍微过了一会,曾经服务过周清和的天皇的禁卫就带着人上了门。
  “藤田课长,您要的东西。”禁卫对藤田和清那是恭恭敬敬,由衷的敬佩。
  至于要两具尸体,外加四个脑袋用来干什么,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谢谢,手术床帮我推到这桌子前面,那个头颅找个绳子从天花板吊下来,两个挂窗口,两个挂门后。”
  “嗨。”
  禁卫马上指使人干活。
  周清和微笑道:“有些时间没跟我一起解剖了,要不要温习一下?”
  “乐意为您效劳。”禁卫好久没递手术刀了,还真有点手痒,于是马上上前帮忙。
  周清和对着手术床上的一具男人尸体开始解剖,一刀划开胸腹,直取心脏。
  食堂。
  “课长,您可太厉害了,这位大少爷被您压的一点脾气都没有,连火都不敢发。”死党小弟捧起了神林浩的臭脚。
  “说的是啊,传闻他让田中新一大佐很难看,还以为是个难对付的角色,想不到脾气居然这么软。”另一个小弟也开始接上:“我当着他面故意不给他报告,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早上这一幕,当着藤田和清的面,无视他,就对着神林浩作工作报告,这种无视的感觉还是非常爽的。
  神林浩怡然自得,靠在椅背上哧笑一声:“年轻晚辈仗着自己家世好,懂点医术,就想坐稳课长的位置,他还太年轻,不知道官场从来不是技术派的天下。
  我这是教他道理,识趣的话知道困难自己申请调出去,那还能留下几分颜面,要不然在医务课呆下去,迟早变成全陆军省的笑话。”
  “就怕他死要面子强撑。”小弟捧哏。
  “撑?撑不了多久。”神林浩淡笑道:“这种大少爷都使唤人使唤惯了,现在医务课没人帮他做事,什么都管不了什么都做不了,呆不了多久的。”
  “可我听说,他认识天皇陛下?”小弟对传闻的内容还是有些担忧。
  神林浩无所谓的摆摆手:“是认识。”
  对于军事课长出事那天发生的事,神林浩是知道的。
  “可那又怎么样?我给他的理由名正言顺,我身体不好,医生让我不要轻易更换环境,免得身体情况变的更差。
  怎么了?我为军部奋斗了几十年,到老了熬出病来了,难道提点这么点小小的要求都办不到?
  一天时间突然就解除了我的课长职务,这怎么就办到了呢?
  再说了,他自己可同意了,没人逼他。”
  “是啊,他怎么就同意了呢?我还以为他会闹一闹呢?”
  “怎么闹?上去打人啊?这种大少爷才不会这么干呢,人家家教好。”
  “哈哈哈哈。”
  吃完饭,几个人大声欢笑的聊着天回办公室,神林浩去开门,小弟们和办公室吃饭回来的其他人也看向办公室。
  毕竟这个新课长是新来的人,有些人对于周清和长什么样都还没看清楚。
  神林浩去开门,他对于这次和藤田和清的硬刚是有心理预期的,不刚,课长之位肯定没了,而且会多一个年纪比他轻,资历比他浅的顶头上司,当了一辈子的课长,转眼成别人手下,这谁受得了?
  而刚一下,说不定课长之位就回来了。
  就算没回来,还能怎么样?
  现在的破职位,就已经是低点了,还能怎么低?
  打开门,打算再观察一下藤田和清的反应,门打开,一阵风传来,神林浩的眼神正要寻找周清和在屋内的身影,眼前两个圆乎乎的东西跟摆锤一样撞了过来。
  “什么东西?”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办公室,突然在不该出现的位置出现了两个不该出现的东西,神林浩的脑子一瞬间都出现了短路。
  好像是两个人头.
  人头?!
  砰,摇摆的人头轻轻撞在了他的面孔之上。
  神林浩呆滞。
  “哇呀!”神林浩跟触电般的大吼大叫的大退两步,摔倒在地上喘着粗气,眼睛惊恐的看着人头的方向。
  那两颗人头居然还在摇摆!
  “哇!”办公室里其他人也看到了人头,躁动声,惊叫声。
  医务课根本没几个是职业医生,多数还是文职人员,心里素质差的叫一声,心里素质好的刚吃的午饭都得吐出来。
  太吓人了,吓的人胃部抽搐!
  “谁干的!谁干的!”神林浩出了丑马上爬起来,怒气冲冲的冲向办公室。
  他心理素质强一点,虽然被吓的心脏差点骤停,但不至于因为人头就吐。
  只不过等他气冲冲的冲进办公室,看见周清和在那玩一把肠子,神林浩猛然的呕了一声,冲着旁边开始宣泄。
  这东西会传染的,一个吐了,办公室里刚才还在硬抗的人跟着就吐。
  “你是不是有病,你在办公室里切尸体?!”神林浩吐完再也抑制不住愤怒,直接冲着办公室里面吼。
  空气里弥漫的稀奇古怪的味道,让他的胃部又开始抽搐。
  “哎?神林君回来了?回来的正好。”手术床前的周清和笑着招了招手,手里还捏着一个心脏。
  “你刚才跟我说你心脏不舒服,我让你看医生你还不肯,这种现象其实不好,有病就得看医生,不过我想可能是你第一次接触我,不了解我的医术,没关系,我拉来两具尸体,一一解剖给你听,心脏的问题为什么一定要及早重视。”
  “我不需要你跟我讲这个!”神林浩愤怒的吼着这个神经病。
  神经病周清和是不介意的,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看着你错过治疗期,来,你进来,我慢慢跟你讲,我是为你好,进来啊,尸体又没事的,我们医务科不就干这个的么?进不进来?我尸体都拉来了,那个把他抓进来,今天必须看的。”
  禁卫上前直接用强,架着吼叫的神林浩就开始看周清和的解剖大会。
  一刀下去,这肌肉组织和脂肪组织分离,看的感受就是死啦死啦滴,沈林浩没忍住,又想开始吐。
  嘴巴一张开,周清和把心往他嘴巴前一举:“吃什么补什么,神林君嘴巴张这么大?是不是想吃啊?”
  这话简直突破神林浩的脑洞范畴,这是正常人能说出来的话?神林浩脑子都被震惊的有些短路。
  “那就是想吃了。”周清和一点头,拿起桌上一块暗红色一厘米长条薄片的组织一把塞进了神林浩的嘴里。
  神林浩:!
  !
  !!
  呕。
  周清和站远点,冷眼看着他吐。
  神林浩吐的有些止不住,脸色都变了,变的有些白里透红。
  周清和:“猪肝,神林君吃不出来么?”
  神林浩呕吐的动作一顿,好消息不是人体组织,坏消息是生猪肝,那也恶心,那就接着吐。
  稀里哗啦,这房间是不能呆了。
  好在,属于周清和的房间本来就还没开始打扫。
  周清和起身往外走,“下午下班前,我希望神林君能把这房间收拾干净,如果出现一样你个人的东西,我保证让神林君享受一下内脏大餐。”
  对于神林浩周清和那就要一杆子捅到底,而且要把这个人直接废了,省的阿猫阿狗都跳出来,给他以后的事情找麻烦。
  出门去人事课找小林有代。
  “咦?藤田君怎么过来了?”小林有代笑着问,还以为周清和搞不定了,毕竟老油条还是很难缠的。
  周清和说明来意:“我那里的事情下午应该就结束,我是想请小林君你帮个忙。”
  “什么忙?”
  “神林课长经验丰富,刚好,上海的医务部门一直想要一个品德高尚的上司领导,以前是我,这不是我过来了么?上海没人了。
  所以小林课长看看是不是可以把神林课长调去上海。
  新城市新气象,对于心脏的康复也是有一定好处的。”
  小林有代眼神一闪,上海是谁的地盘很明显,在上海,那可是土肥圆将军都打不过藤田大佐.
  “行,我来安排。”小林有代拍胸腹,他显然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那就多谢了。”
  人到了上海,上海的人要是招呼不好他,周清和笑着扒了那群人的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人道大圣  重生之官道  星门  不科学御兽  帝霸
 九星霸体诀  完美世界  剑来  一剑独尊  斗破苍穹
 诸界第一因  我有一剑  修罗武神  万古第一神  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
 皇兄万岁  剑道第一仙  武动乾坤续集之大千世界  仙穹彼岸  鸿天神尊
 逆剑狂神  深空彼岸  人族镇守使  万相之王  朕又突破了
 逆天邪神  混沌剑神  大主宰  武动乾坤  白骨大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