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书吧 > 从十倍张三丰天赋开始txt全集下载 > 从十倍张三丰天赋开始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223 神

  从十倍张三丰天赋开始武当山上那些事223神那宫女此言一出,这厅堂之中当即一片哗然,引了众怒。
  「喂,我说姑娘,这样恐怕太不公平一点吧?
  不是说好了答题让公主满意,才能进去相见么,这姓孟的小子凭什么话都还未开口,便已经通过了?!」
  「我等为公主万里迢迢而来,经了这么多辛苦、费了这么多心思。
  难道为的,便只是给这位孟公子做陪衬的么?!」
  「我不服气,我也要进去!
  我对公主一片赤诚,只要公主见我一面,一定能看出我的真心!」
  一时间,厅中众人纷纷吵嚷起来。
  此时尚能坐在这之中的,哪个不是武功高强、身世不俗的人物。
  此前多番选拔刁难,毕竟是公平竞争,他们尚且还算理解。可此刻这么光明正大地给孟修远开后门,却是实在是让他们心中难以接受。
  就连城府最深的慕容复,此刻脸色都十分难看,一双手紧紧地攥着石椅的扶手,手上青筋暴突。
  不想,那宫女却是全然没有受到众人怒气逼迫,依旧只是微微躬身行了一礼,而后便开口说道:
  「诸位请稍安勿躁。
  孟公子身份特殊,与我西夏国颇有联系。
  他的事情,不仅公主殿下吩咐过,皇太妃她老人家更是亲自嘱托过。
  不过请诸位放心,公主只是想要先与孟公子见一面,并非是就此便选定了驸马……」
  说话间,不再理众人眼中的愤愤不平之色,那宫女当即让开一条道路,躬身邀请孟修远走入内室。
  孟修远见状,自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起身便往那宫女方向走去,想着先去会会这位银川公主,看看对方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不过,他刚走出几步,却突听得身侧一声暴喝,同时有拳风传来:
  「哼,什么身份特殊,再特殊还能比得过我这王子么?!
  我才由不得你这么自在!」
  孟修远微微侧目,果然是那吐蕃宗赞王子,正一脸醋意地朝他冲来。
  那宗赞王子身后几个吐蕃武士,昨夜里都见过孟修远的面,既知道他的厉害,又知道他有恩于鸠摩智,所以赶忙便想阻止宗赞王子。
  说话间,几个吐蕃武士齐齐冲上前去,想要一起拉住宗赞,却不想,尚未待他们靠到近前,孟修远只是朝这边看了一眼,那宗赞便径自停了下来,随即跌坐在地,浑身颤抖。
  见此一幕,在场众人皆是十分意外,因为他们谁也没看清,孟修远到底是怎么出手的。
  大家虽知孟修远武功绝世,却也不觉得,他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声无息地伤人。
  几个吐蕃武士赶忙冲到近前,只见这位宗赞王子面容僵硬、额头冒汗的样子,稍稍松了一口气。显然这位王子殿下虽是受了惊吓,却也并没有受伤的模样。
  几人扶起宗赞,替他整理了衣冠,才小声关切问道。
  宗赞王子双眼茫然,指着孟修远那正在缓步离去的背影,一时间说不出话。
  一旁慕容复见此情形,知道这正是笼络人心、同仇敌忾一起应对孟修远的好时候,果断上前一步,以手掌贴住这位吐蕃王子的背心,替他运功。
  不想,慕容复的真气在宗赞体内走了一圈,却不见其丝毫受伤的迹象,只是觉得他内息稍有些紊乱而已。
  慕容复眉头微皱,朝宗赞问道。
  于此时宗赞仍是尚未
  完全回神,一双眼睛略显呆滞,磕磕巴巴地说道:
  慕容复闻言,心中万分不解。
  他虽知孟修远武功天下无双,但却也绝不可能,有这般只用眼神就能伤人的功夫。
  【鉴于大环境如此,
  可惜宗赞一时间难以恢复神智,慕容复想要再问,却也得不到答桉,只能暗自琢磨,是不是孟修远用了什么隐秘的暗器。
  ……
  于此时,孟修远已经在宫女的指引下,正缓步走进了内堂。
  他回身望了一眼那吐蕃国的宗赞王子,见他那副依旧神情恍忽的模样,不由心中即是意外、又是欣喜。
  事实上,眼前这一幕,同样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刚才宗赞王子朝孟修远冲来之时,他转身望去,本是想伸出一指,以《一阳指》的指力封其穴道的。
  不过刚心念一起,尚还未出手,孟修远便觉得两眉之间的印堂穴深处突然一痛,好似有什么东西刺破而出,于头脑之中萌动。随后双眼一热,这般感觉才随之渐渐消退。
  下一刻,那宗赞王子便已经神情恍然地倒下,似是被他这一道眼神给吓破了胆。
  此事虽然离奇,可孟修远凭借前世的见识,却也能够猜想到,这应该是自己的修到了一定程度,所以才有了这番变化。
  人身三宝精气神,孟修远向以《健体术》来练,以《北冥神功》来练,两者结合,造就了孟修远此时近乎于举世无双的武艺。
  而于这一方面,他过往却是少有涉及。
  虽每日诵读那《上清黄庭外景经》,感觉因此愈发精神充沛,可终究是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
  直至今日,才算是摸到了一点门槛。
  孟修远揉了揉有些空乏刺痛的脑袋,只觉得这事情十分重要,不由在心中不由暗道了一句,细细思索了起来。
  可尚未待他想清缘由,便听得对面一道娇柔婉转的声音响起:
  「孟公子,我知道你或许不愿做这驸马。
  可我就在你面前,你连看都不愿看我一眼么?」
  孟修远寻声望去,只见这内堂中间,四五个宫女的簇拥之中,正有一个清丽脱俗的姑娘微微颦眉注视着他。细观其面相,果然与李秋水和王语嫣有七八分相似。
  虽从李秋水那来论,孟修远应该算是眼前这银川公主的师叔祖才对。
  不过既然对方不提这事,他倒也没自矜身份,而还是微微拱手行了一礼。
  那银川公主见孟修远既没有架子,也没有用李秋水来压她,面上神色不由舒缓了几分。
  她先是挥退了身边的宫女,随后同样朝孟修远轻盈地行了一礼,正色说道:
  「孟公子,你既不愿用逍遥派掌门的身份,我又哪好意思在你面前称什么公主。
  我叫李清露,你直接称呼便是。
  初次见面,其实我也要先同你说一声抱歉。
  毕竟,那幽兰涧处的钢索,确是我叫人弄断的。」
  孟修远闻言微笑,没想到这银川公主这么实诚,索性也坦然问道:
  「李姑娘如此行事,是因为我那师姐吧。
  她逼着你选我做驸马,你心中不情愿是么?」
  李清露嫣然一笑,摇了摇头,朝孟修远轻声道:
  「孟公子误会了,皇祖母并没有逼我。她只是在我面前,将你从头到脚夸了许久。
  她说你面容清俊、身姿潇洒,于她一生所见男子之中,仅次于一个人而已。
  还说你年纪轻轻,便有一身厉害武功,几近超凡脱俗。便是把我西夏一品堂那些高手绑在一起,都不是你的对手。
  我当时听了,心中只觉奇怪,想着世间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即便是皇祖母亲口道来,我也有些不信,想要试你一试。
  却不想,今日亲眼一见,原来皇祖母所言竟是不虚……」
  孟修远闻言有些意外,不想这位三师姐,竟在背后还帮着自己说了这么多好话。
  不过他确无当这西夏驸马的意思,所以只是微微一笑便将这事抛在脑后,转而朝李清露问起正事:
  「李姑娘过誉了……只是不知,师姐她现在何处?
  我此次前来,其实是有事找她。」
  李清露这次没有回答,而是反向孟修远问道:
  吧?
  那招驸马的檄文我也看过,其中故意提了这功夫一句,想来针对的便是孟公子你。
  公子可否同我讲讲,这功夫有何特殊。
  我看你已经观摩过了皇祖母刻在墙上的那些武功,为何还对这《小无相功》这么在意?」
  孟修远也没什么好避讳的,点了点头,当即道:
  「这小无相功,实乃我逍遥派的三门神功之一。
  我想向师姐求教这武功,其实是为了突破一个困扰了许久的瓶颈。
  而那墙上刻着的武功,不过是师姐平日里的一些理解,自是无法与其相比……」
  说道这里,孟修远突地停顿下来,脑中灵光一闪。
  他发现,自己好像好像错了。
  刚才他无意间突破,竟是能调动自己的精神融入目光之中,以至于有莫大的威慑力,这不就是他在观摩了那石墙上的武功之后才有的现象么?
  细思其缘由,却也解释得通。
  逍遥派三门神功,童姥的《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可以令人青春不老、返老还童,对人体三焦的研究十分深入,可谓是和和人身三宝之中的大有关联。
  无崖子得传的《北冥神功》不必多说,以积蓄真气为第一要义,正应了对人身三宝之中的。
  而这《小无相功》看似最是无用,只是学了之后能提高对真气的操控精度。可是从前两门神功推论,这功夫之中,未必不是有些涉及人体之的内容。
  李秋水说,她将《小无相功》传给无崖子时少传了一些,想来说的就是这部分内容。
  只不过,这倒不是说李秋水就一定是藏着掖着、故意不将武功精华传给她的情郎。
  更大可能是,当年他二人在无量玉洞中做恩爱夫妻时,都尚还年轻,武学认识与功力不充足,体会不到《小无相功》之中这涉及那部分内容的真意,只当是无用累赘,所以没有提及。
  至今又过几十年,那李秋水武功日益精进,才渐渐得了《小无相功》的真意。
  她有一招《传音搜魂大法》,这功夫不仅能传音入密,更重要是在二字之上颇有造诣,能影响人之思想情绪。想来,这便和对精神的运用也颇有些联系。
  ……
  孟修远这边正思考时,突听的李清露清幽的声音又从对面传来:
  「孟公子,与我讲话,便就这么无趣么。
  你怎么话说到一半,突然又愣神了?」
  孟修远闻言抬起头去,便见那位银川
  公主和刚才一样,也是微微颦眉的看着他。
  孟修远脸上不自主地泛起微笑,心中的激动难掩:
  「你说的对,那石壁上的武功,确实同样十分有用。
  师姐她一身武功融会贯通,对《小无相功》的理解,其实早也已经融入到了其他武功当中。
  虽然不多,只是些旁枝末节、残碎片段,可对我来说,也已经足够。
  我此行西夏想要求的东西,许是已经找到了……」
  说话时,孟修远微微阖目,静心去感受印堂穴深处那萌生出的清灵跳动之感,心中已有了八九成的把握。
  他自两年之前,于那不老长春谷之中得到《上清黄庭外景经》之后,每日都会固定抽出时间,以那水滴韵律念诵,借此清心凝神。
  不知不觉间,他的精神已经被培育得十分旺盛,只是不得其运使法门,所以一直难以应用。
  今日经由那石壁上武功略微刺激,就好似一个早就胀满的气球被人轻轻戳了一下,自然而然,其中东西便破漏了出来。
  「孟公子,依你所言,是你的功夫又有突破了么?
  可武功都练到你这种程度,再进一步,又能是什么样子呢?」
  李清露虽是公主之尊,但却因为从小在李秋水跟前长大,所以对武功之事十分熟悉。她听了孟修远的话,不由得心中惊奇,当即柔声问到。
  「我也很期待,试试便知道了……
  李姑娘,我看你这周边山清水秀、与世隔绝,多少也算是块宝地。
  可否借一间静室,让我用一下?」
  孟修远略微打量了一番周围情况,朝李清露问道。
  这位银川公主闻言自无不可,点了点头,便唤来宫女替孟修远引路。
  从内室再往里走,过了几道门,到这洞穴深处见一间隐秘小屋,其中陈设典雅、地上放着蒲团,显然是李秋水原来练气之处。
  孟修远也不客气,让宫女帮他关了门、并叮嘱万不要打扰之后,便径自坐下,凝神运功。
  幸运的是,他猜的不错,这山洞中虽清灵之气十分稀少,相较天山灵鹫宫都远远不如,却也还是稍微有一点的。
  依旧是依照灵鹫宫中试验已久的那套流程,以《北冥神功》吸收灵气,以《小无相功》吸引灵气,最终行《不老长春功》的运气路线融合灵气。
  只是这次,事情进行的意外顺利。
  印堂穴中轻轻一跳,再控制这天地轻灵之气,便当即轻松自如了许多。
  从原本好似用玩具诱导孩子,变作了用绳子牵着一样。
  没费多少力气,每一道被吸引进体内的清灵之气,都在精准地按照《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的路线运行一圈之后,乖乖地融入了孟修远的身体和真气之中。
  见此一幕,孟修远哪怕想着运功之中不可妄动情绪,却也忍不住激动。
  他这功夫,终于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人道大圣  重生之官道  星门  不科学御兽  帝霸
 九星霸体诀  完美世界  剑来  一剑独尊  斗破苍穹
 诸界第一因  我有一剑  修罗武神  万古第一神  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
 皇兄万岁  剑道第一仙  武动乾坤续集之大千世界  仙穹彼岸  鸿天神尊
 逆剑狂神  深空彼岸  人族镇守使  万相之王  朕又突破了
 逆天邪神  混沌剑神  大主宰  武动乾坤  白骨大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