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书吧 > 抗日之陆战狂花txt全集下载 > 抗日之陆战狂花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2143章 ?新的征程(终章)

  塚本善太郎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数千日军的搜索之下,常凌风竟敢带领小股部队进入县城将其刺杀。
  如有塚本善太郎还有残存的意识,他应该会认为自己的这种死法和那些战死沙场的同僚们相比,竟是一点尊严都没有,或者是说憋屈死了。
  常凌风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塚本善太郎的尸体,其实他也没有想到这次的刺杀任务会如此的顺利。一方面是特战队员战斗力比较强的缘故,十几个人混入县城之中兵不血刃地解决了塚本善太郎的警卫;另一方面,则是塚本善太郎实在是太大意了,认为县城周围都是日军,便放松了县城的防卫,特别是联队部的警卫力量十分的薄弱,这才给了常凌风等人可乘之机。
  解决了塚本善太郎之后,常凌风等人并没有在天镇多做停留,而是分组出了县城。大林在外面接应,没有想到常凌风等人这么快就回来了。
  “团长,任务完成了?”
  “完成了。”
  “啊?”大林的嘴巴睁得老大,脸上露出十分失望的表情,“我还以为我能帮着出点力呢!”
  常凌风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以后有你打仗的几乎,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轻松。”
  路上抽空和大林讲了这次刺杀塚本善太郎的经过,大林听了之后更加的懊悔了,一路上说着没有参加这次刺杀行动是多么可惜之类的话。
  塚本善太郎的死很快就被日军知悉了,于是外围的部队便开始收缩向县城靠拢,这是为了防备偷袭。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常凌风等人已经在回七星镇的路上了。
  回到七星镇之后,部队基本上都在休整,从大同营救回来的战俘们直接住进了二营的宿舍之中,二营和侦察营还在张垣,并没有回来。
  这些战俘九死一生,到了七星镇颇为兴奋,一些身体没伤的到处溜达,而受伤的战俘们则得到了医护人员最好的救治,美空夕夏和晴子这些天几乎忙得是不可开交。
  同当初从南苑机场解救回来的张林虎等人一样,新来的这些战俘们对美空夕夏的态度也经历了从对立到接受的一个过程。
  转眼间,便过了五日。一团已经接管了张垣的防务,侦察大队、二营也陆续地撤回来休整。
  常凌风这几天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察南没有了鬼子,这让他感觉有些无聊。
  自从从劳工营逃出来之后,自己就没有闲着,大概是以前忙惯了,忽然之间没有仗打,总会觉得手痒。
  一些官兵也如同常凌风一样,比如关孟涛、刘一鸣、孙万飞、赵志家等等,每天打听有没有仗可打。
  独立团见面打招呼的口头禅也从以往的“吃了吗”变成了“有任务没有”?
  当然,总的来说,常凌风还是在享受着这无聊的一切,每天到各个营连走走逛逛,看看官兵现在的训练、生活,脑子里再想想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想的最多的还是,独立团将来的作战对手,察南一带该如何布局。
  相对于他的悠闲,政委林凤就很忙,别的不说,那些战俘的安置思想教育工作就够他忙的了。
  林凤的政治工作确实有一套,不待常凌风说这些战俘下一步的去处,他就已经领回了。现在多做一些思想工作,将来留下的战俘很有可能就会多上几个。
  林凤也曾经问过留着战俘会不会让二战区方面恼火,常凌风则不以为意,让他放心大胆地去做拴心留人的工作。用常凌风的原话说那就是——人都是我们救出来的,人家愿意留在七星镇,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你们二战区这么想要战俘,早点干嘛去了?战俘可一直就在大同,为什么不去救?
  当然,林凤也是从心底里想留下这些战俘的,所以确实动了一番脑筋,在经过最初的安顿之后,想出了组织战俘们参观独立团各个营连的活动,无论是训练,还是学习、生活,都可以观摩。
  如此,的确是引起了很多战俘的兴趣,尤其是以士兵们为主。战俘士兵们最惊讶的是在独立团的官兵平等,团部的小灶虽然是跟其他营连分开的,但是伙食标准几乎是一样的,有的时候还不如作战分队。这种现象,在以往的旧军队之中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除此之外,林凤还在营房中腾出了几间房子,别出心裁地搞出了一个团史馆,尽管场地和布展都是十分的简陋,但是馆中陈设的实物和独立团的战绩和荣誉都是真实的,有森田范正、原口启之助等鬼子指挥官的军刀,也有王建波、马晓庆等烈士的光荣事迹。
  林凤十分的伤心,从部队中挑出一些有文化的官兵成立团史编撰小组,广泛收集整理各单位史料、实物、,全面准确梳理历史荣誉、英模典型,把单位的战斗历程、烈士的英雄事迹全面展示出来。
  常凌风也曾经去过几次,还给林凤提出了几条意见。毕竟在以后的部队每个连队都有自己的荣誉室。
  关于团史馆,独立团的两位军政主官还有一段精彩的对话。
  那是在团史馆完成布展的当天晚上,两人一同前去查看。
  常凌风动情地说:“一棵树,树冠有多高,树根就有多深,这是历史和现实的隐喻。如今日寇尚未驱除,还不曾到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的时候,团史中那‘一个个鲜活的面容’背后隐藏的启发打赢将来的战争的制胜之道,仍需要我们去挖掘、借鉴、传承和发扬。”
  作为一个后来人,常凌风更加懂得小推车里的伟力、苹果里的纪律、酸菜里的模范,“嘀嗒”声里的忠诚以及“半截皮带”里的信仰,蕴含着我军不断夺取胜利的真理之光、胜战之道。
  常凌风说:“每一次向团史的回眸,都是一次思想的点名、精神的整队。”
  林凤对这句话十分的认同,他说:“部队的光荣历史,记录着昨天,启迪着今天,指引着未来!”
  战俘们参观了团史馆之后,反响很好。他们一直都在鬼子的战俘营中没日没夜的干活,对于外界的事情一概不如,见到独立团在短短的两年的时间内,发展壮大成现在的规模,而且胜仗是一仗接着一仗,对这支部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很多战俘跟独立团的官兵打成了一片。
  一个清晨,八号首长和林凤找到了常凌风,向他传达了军区的命令。
  八号首长说道:“现在的华中,也就是武汉以东,长江南北两侧,北至陇海路,南至浙赣线,东至东海、黄海之滨的广阔地区,正是咱们中国的心脏所在。新四军组建集结开赴前线时,正是南京失守、日军在津浦线上南北同时开进、发动徐州攻势之际。
  我们在江南部队的第一个动作就是调集三个支队的侦察兵和抽调部分干部组成先遣队,于去年4月下旬深入苏南敌后,实施战略侦察。延安方面作出了关于开展华中游击战的指示,要求他们在侦察队出动之后,主力即可跟进,在皖南、苏南地区的广德、苏州、镇江、南京、芜湖等五地之间建立以茅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尔后分兵进入苏州、镇江、吴淞三角地带和北渡长江,开辟江北。
  年初,江北指挥部和江南指挥部相继成立,部队获得进一步扩展,从原来的4个支队8个团队、两个直属大队的编制序列,共计1万余人。增加了五支队、六支队,江北游击纵队、新四军游击支队、豫鄂独立游击支队,豫鄂挺进纵队、江南抗日义勇军等新的武装。
  鉴于目前察南相对平稳的态势以及江北最新的形势,上级决定调你前往江北打游击,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对于这个消息,常凌风还是有些惊讶的,毕竟空间上的跨度有点大了一些。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会被调往江北进行游击作战,于是有些惊诧地看着八号首长和林凤。
  林凤苦笑说道:“你别看我,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的!”
  两人搭档了一年的多的时间,其实并不算长,但是这对军政主官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林凤也习惯了和常凌风搭档,猛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比常凌风的反应还要强烈的多。也曾经试图向上级首长请求留下常凌风,但是被拒绝了。
  常凌风对江北的部队还是比较陌生的,组建之初,国民党规定这支部队只能在皖南、苏南、淮南等地活动,不能跨界越境,也不能成立地方政权,更不能发动群众武装,这实际上是套他们头上的“紧箍咒”,置新四军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但是这支富有革命精神的军队当然不能坐以待毙,领导人们商定了“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战略方针。他们突破顽固派的限制,将部队开赴大中城市周围,在水陆交通干线两侧和塘渚湿地的广大农村组织群众,不断发展壮大自身力量。
  事实上,在大江南北的第一仗就是在这种环境中进行的,四支队在蒋家河口的伏击战,一支队在韦岗的伏击战,都具有水陆交通线上的游击战特点。《沙家浜》这个剧本就凸显了新四军在芦苇荡里的斗争生活。
  因此,常凌风对加入这支部队是比较向往的。但是,他又舍不得离开这里朝夕相处的兄弟们,颇有些左右为难。
  接下来的形势,对于南方的部队而言将是异常的艰苦的。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以后,日军对南京政府采取以政治诱降为主、军事打击为辅的政策。接着,道貌岸然的汪照明出走降日,老蒋制订了“限共、防共、溶共”的反共政策,进而在湖南平江、河南确山等地制造了一系列惨案,然后升级为三次反共高潮,甚至不顾民族大义,与汪伪勾结,祭起“曲线救国”的灵堂,与日、伪、顽同流合污、相互勾结,欲置中共于死地。
  到了南方,也许正能替这支部队做点什么。
  最终,常凌风无条件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当然,上级也并没有打算让常凌风只身前往,而是允许他挑选战斗骨干过去,在江北,他将建立一支新的游击大队在敌后活动。至于独立团这边,林凤成了军政一肩挑,由王成任副团长兼参谋长。
  常凌风要离开独立团的消息很快就在七星镇传开了,黑狼、刘一鸣、赵志家、关孟涛、王三炮、钟家三兄弟、山鹰、黑熊、陈林书、祁山、周宝、田虎、守富、大黄、大勺等一干已经确定跟着常凌风南下的官兵自然是忙着收拾行囊、相互道别,还有很多想去又不在名单之列的官兵依旧在私下打听着有没有再增加名额的可能性。
  终于,离开七星镇的日子到来了。
  这天早晨八点钟,常凌风和黑狼等人将和独立团告别,穿过诸多的敌占区南下,开始他们新的征程。
  但是,一大早天还没有完全亮,刘一鸣就发现常凌风不见了。
  对于常凌风的去向,叶知秋倒是猜出了几分。她悄悄地向镇子北侧的后山上走去,由于走路很快,酥胸急速起伏,俏脸已快变成了深红色,她小巧的鼻翼微张,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到了后山,微带暖意的薄雾渐渐散开,远处的山峦在晨曦中显现出起伏的淡影;迎着初升的旭日,鸟儿清脆地叫着,飞向远方。
  叶知秋深吸了一口气,一双静若秋水的美眸四下闪烁,搜寻着。
  终于在一座墓碑前看到了常凌风的身影,晨曦中那个身影竟然是如此的柔弱,叶知秋的心蓦地一揪住。
  她放轻了脚步,生怕惊扰到常凌风。
  那是刘一刀的墓。
  “刘大哥,我要走啦……事情太突然了,我来跟你道别……”
  常凌风在坟前点燃了三根香,摸着墓碑上的字,慢慢的坐了下来,在墓碑前还有一只烧鸡一坛白酒,酒盖已经打开,浓郁的酒香飘散在空气之中。
  但是常凌风知道,刘一刀是爱喝好酒的,只是条件有限,又要给官兵们做表率,所以一直忍着。
  “刘大哥,您放心吧,等到了江北,我也会经常想起你的,这里以后就拜托政委和王成他们经常过来看你……我还记得在石头山上酒的味道……”常凌风拿起酒瓶,慢慢的将其倒在了墓碑前面,直到三根香燃尽,常凌风还是坐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着从前的往事。
  他和刘一刀之间的故事实在是太多了,若是没有刘一刀,常凌风也不可能发展的这么快。可以说,常凌风是站在了刘一刀的肩膀上才有了今天的这一切。
  现在刘一刀去了,常凌风心里顿时变得空落落的说不出的落寂。
  跟刘一刀絮叨了半天,常凌风拎着一个竹篮又挨个走到了王建波、马晓庆、唐三彩的墓前祭奠,和他们每个人都说了一会儿。
  最后,来到了沈雪凝的目前。
  “雪凝,对不起,今天过来看你是跟你道别的……”
  叶知秋静静地站在不远处,泪眼婆娑。
  忽然,常凌风吹起了哨声,悠扬轻灵。
  叶知秋从旁采了一束鲜花,捧到了沈雪凝的墓前。
  常凌风看了看叶知秋,没有说什么,弯腰拔去墓上的草根。叶知秋满心疑惑,却不敢作声,见状也跟着上前拔草。然后不待常凌风吩咐,便打开提篮将里面的祭品一一摆到墓前,再退到常凌风身后。
  她以为常凌风会继续说话,不料他什么也没有说,只独自站在墓前,沉默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阵阴风吹起,草叶旋飞。
  常凌风方坐下来,执壶倒了三杯酒,一一洒在墓前。
  常凌风忽然幽幽一叹:“雪凝之后,再无雪凝。你当日离我而去之时,可也怀着一腔不舍吗?”
  叶知秋只静静站在一边,看着,听着。
  却听得常凌风不再说话,表情渐渐趋于平淡,看似并无悲伤之感,可叶知秋却看得出来,常凌风对沈雪凝那种爱意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消逝和沈雪凝的离世而消解,反而已经入了骨髓,无可化解。
  叶知秋咬着嘴唇,她觉得沈雪凝是幸福的,即使香消玉殒了还有人爱着她想着她。
  忽然常凌风目光微迷,向晨曦中傲立的白杨林投去欣赏的一瞥,缓缓的道:“离家犹是少年身,归来已成报国躯。很多官兵都说过‘等打完仗就回老家’,短短的一句话,却是他们走上战场前最真挚、最朴素的愿望。没想到,很多人和我们天人永隔。我们经历了一段历史永志不忘——团结御侮、浴血奋战,像雪凝一样的中国人义无反顾投身到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洪流之中,血战到底、抗战到底,中华儿女谱写惊天地、泣鬼神的爱国主义篇章。”
  叶知秋先是一怔,随后跟着喃喃地说道:“惟愿山河无恙、家国安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人道大圣  重生之官道  星门  不科学御兽  帝霸
 九星霸体诀  完美世界  剑来  一剑独尊  斗破苍穹
 诸界第一因  我有一剑  修罗武神  万古第一神  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
 皇兄万岁  剑道第一仙  武动乾坤续集之大千世界  仙穹彼岸  鸿天神尊
 逆剑狂神  深空彼岸  人族镇守使  万相之王  朕又突破了
 逆天邪神  混沌剑神  大主宰  武动乾坤  白骨大圣